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Hot Coffee 01

喚醒維克多的,是溫熱又潮濕的狗狗口水,馬卡欽擠在勇利和他中間的小縫,迎接美好早晨的貴賓狗不停地舔著主人的臉要他快些起床。
  「你就愛找勇利玩,找我的時候都是要我幹活。」
  他故意擠弄眉毛,擺出誇張的表情抱怨,下一秒還是露出了溺愛的笑容,給了他可愛的狗狗一個早安抱抱,認命地下了床套上睡袍。
  「別吵醒他。」維克多看著馬卡欽在他起身後立刻霸佔了他的位置,確定那隻卑鄙又可愛的男友小偷不會吵醒一旁的睡美人,這才踏著慵懶的步伐往廚房去。
  他從櫃子裡拿出在上次採買日新購入的狗糧,剪開一個小缺口後倒進馬卡欽專用的碗裡,接著從架上的罐子舀起些咖啡豆放進磨豆機,機器一邊運轉著,維克多的腦海裡卻都是方才在床的另一邊睡得黑髮亂翹的腦袋,他的思緒還困臥房裡,回想著晨光撒落在那圓潤肩頭時是多麼溫暖的顏色,因為假日的放縱而貪戀被窩的舒適,比維克多小一個頭身的東方人將自己埋在枕頭裡,滿足地輕鼾。
  光是在清晨獨自看著戀人的睡顏,維克多便能感覺自己的胸膛被塞得滿滿的,幸福就好像乖巧地伏在他的掌心裡。
  裝滿熱咖啡的是成對的馬克杯,或許是習慣使然,平常勇利總是照著顏色清楚地區分彼此的生活用品,但有一次或許他睡模糊了,用了維克多的杯子喝加橘子醬的紅茶,當時的他看起來柔軟又舒適,紅潤的嘴脣靠在杯緣上,就在維克多的嘴碰過無數次的地方。
  他拿著咖啡回到臥室時勇利看來已經醒來——正確來說大概才醒一半,他的手有一下沒一下地撫摸馬卡欽頭上最柔軟的那塊毛,眼睛還是緊閉著,似乎在拒絕起床。
  「該起床了哦,睡美人。」
  「——」
  「嗯?」
  維克多坐到勇利那一側,杯子放在床頭櫃上,低下身子想聽清楚剛才那模糊的夢話。
  「再五分鐘…」
  像是貪睡小學生的臺詞,維克多忍不住輕笑,溺愛地吻了口他的額角,接著朝馬卡欽使了個眼色。
  「嗚啊!等、等等、馬卡欽!」
  興奮的大型犬縱身一躍,把全身的重量加上衝刺的力道全壓在賴床小豬的身上。
  「我醒了!好了、馬卡欽、哇、別跳了!」
  求饒了好幾聲,在身上又踩又跳的貴賓犬才停下動作,一副乖巧無辜地趴在一旁。
  「唉…好了,我起床了。」
  維克多將咖啡遞給才剛醒就一臉疲倦的勇利,修長的手指替他弄順亂翹的黑髮。
  「早安,勇利,我愛你。」
  「早安,維克多。」

TBC.

✂✂✂✂✂✂✂✂✂✂
新系列開始
狐面卡了許久,第七章其實我試圖寫出來,但開頭寫了就卡在那,下一篇我會努力把新章節產出來,然後和Hot Cofee交替寫

是說其實我期末還沒結束,但是我算錯時間發現自己老早把一堆事都做完了才有時間跑來產糧( ・ิω・ิ)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