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晚安,睡美人

✂由烏魚子桑所許可的創作文,請大家務必去看看烏魚子桑所畫的圖和配上的音樂!https://www.plurk.com/p/m7ycan

✂一方死亡

✂在聖彼得堡同居時發生的事

✂玻璃渣渣碎滿地

  水晶燈藍色的人造光落在白皙的皮膚上,在他身上鍍上一層冷色調的光暈,空氣中些許塵埃緩慢地飄散,室內的時間彷彿慢了下來,和床上的人一起沉沉睡去。維克多小心翼翼地帶上房門,冰冷的空氣稍微刺痛了他的鼻腔,刻意維持的溫度甚至比冰場還要低些。雕花的紫檀木床架上放著一張雙人床墊,獨獨霸佔那張床的東洋人身邊散落著幾朵藍玫瑰,他緊閉雙眼,表情安穩得無論人見了都不忍吵醒,敞開的襯衫下好幾道縫合的口子都還帶著已經泛紫的暗紅色痕跡。

  憐惜地以指尖撫觸那張再也不會因為害羞而泛著輕燙的臉頰,維克多以手、以唇描繪那柔和的五官,將自己滿溢而出的愛意以細碎的吻澆灌在青年身上,無用地滋潤那副冰冷的身軀。

  數個月前,知名的日本花滑選手遭逢事故,雙腿骨折,手臂脫臼,身上多處挫傷和撕裂傷,被拉出已經跟廢鐵沒兩樣的的轎車後唯一的一句話是「先救救維克多」誰也沒想到這會是他最後的遺言,直到心跳停下為止,從喉嚨所溢出的只剩多而稠的鮮血。

  而坐在駕駛座上雖然傷口較少,卻被狠狠重創左胸口而命危的維克多獲得了一顆移植反性良好的心臟,來自一名二十四歲日本男性。

  維克多在清醒的當下便急著想坐起身來,尤里和波波維奇一邊顧慮著傷口裂開的可能,一邊拼命地按住強烈掙扎的身體,年邁的老教練揪緊了他的病人袍,用壓抑但仍然激動的沙啞聲音將他昏迷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全交代了清楚。

  眼前突然發黑,差點昏厥過去的維克多死死地抓扯左胸口的繃帶,卻又立刻被其他人給拉開,最後護士甚至不得不綁著他的手腕一整天直到他冷靜下來。

  他第一次這麼痛恨自己還活著,痛恨全身的血液還在輸送著讓他繼續活著,但他卻又深愛著這顆心臟的主人。他茫然,他矛盾,他緊繃的心思卡在崩潰邊緣,為甚麼他就得留下,而不是和那個人一起走?

  那一晚,被安置在靠邊的那間獨立病房迴盪著聲嘶力竭的哭聲,論是照顧維克多十幾年的雅可夫都不曾聽過他哭得如此特徹心扉,冰場的夥伴們只能一言不發地待在走廊上無聲地陪伴,直到窗外的漆黑被升起的日光照得灰濛濛的一片天,成年男子低啞的哭聲才終於停下。

  「他把愛都輸送給我。」
  維克多笑得難看,眼睛布滿血絲,在那之下裝飾著的是青色的黑眼圈和因為淚水的鹽分而起了紅點的臉頰。
  「在這邊,你能聽到嗎?」乾燥的掌心按在胸膛,每一次的心音都是戀人的絮語。
  那是尤里第一次沒有大聲斥責他的情話噁心,金髮的少年只是低著頭,淺淺地頷首。

  住院的時間沒有太長,一旦身體脫離最糟的情況維克多立刻辦理了住院,同時還靠了關係將保留在冰櫃裡勝生勇利的屍體一起帶了出來,他聯繫上勇利在日本的親人,安排好讓能讓他們在最短時間內飛來俄羅斯的班機。

  長谷津溫暖柔軟的個性體現在這幾名日本人身上,他們不僅不責怪維克多,甚至強烈地表達自願留下擔任看護的意願。
  「辛苦你了,小維,謝謝你。」
  寬子將雙手覆在他打了數次針筒和點滴而留下痕跡的手臂上,因為坐在輪椅的關係維克多只能抬頭看向這名婦人,隱約有了自己還是個孩子的錯覺。

  最後葬禮在俄羅斯舉辦,維克多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說服讓他們把勇利留下,正確來說當他正不安地揉捏拇指,試著擠出些理由來解釋為甚麼自己怎麼會有如此厚臉皮的請求時,代替父母用英語開口的真利小力地掰開他的手。
  「等到你能夠說再見了,讓他回家來,好嗎?你們一起回來。」
  她從口袋掏出菸盒,點了一根淡菸。
  「介意嗎?反正你也不當運動員了。」

  「不。」
  他苦笑著,感激且感傷的。
  「我不介意,就像你說的,我要退役了。」

  在那之後他每天都會到這個房間探望勇利,每日每夜勤奮地以溫柔的吻和觸摸來表達對勝生勇利的思念,維克多不曾刻意遮掩那些怵目驚心的痕跡,膜拜似地親吻或是陷下或是隆起的縫線反倒成了他的習慣。

  那些都是勝生勇利愛他的證明,而他也愛勝生勇利的一切。傷也好,死亡也罷,這個人的所有對於維克多來說都是再純粹不過的愛。

  「我愛你,勇利。」
  抱起那副冰冷的身軀,維克多讓彼此的胸膛緊貼,鼓動的心臟在兩人之間跳動,他情不自禁地勾起一抹笑容。


  我也愛你。


✂✂✂✂✂✂✂✂✂✂

我個人的設定是這樣:

維克多和勇利遭到車禍事故,勇利當時雖然四肢傷種但沒有立刻的生命危險,維克多則是胸膛被刺穿,沒有直接捅到心臟但是也是命危,當下是昏迷的,直到最後維克多都沒能見到勇利的最後一面,但換心手術時他們兩的病床是並列在一起,勇利吐出的最後一口鮮血是哭著想對維克多說「我愛你」但已經發不出聲音。

目前勇利的遺體被維克多保存起來,他還沒辦法為勇利準備棺材,他早就已經正視勇利的死亡,他的愛是連勇利這份犧牲一起深愛著,他只是還沒辦法讓勇利離開他的身邊,但他會慢慢放下,最後他會帶著勇利一起回到長谷津,並且打理退役之後的生活。

烏魚子桑的圖太美了(痛哭(昨天一看到圖發出來立刻就想寫文

偉哉烏魚子桑!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