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尤里視角】有了那隻豬,誰管那個人的前女友

✂維克托有過幾任前女友

✂尤里有說髒話

✂內有對同性戀不禮貌的用詞

✂我是雷包


 維克托在跟勝生勇利交往前也曾和幾個女孩子出入過,不知道該說是身為冰上帝王的他本來就標準頗高,還是作為十分注意在外形象的個人原則,維克托即使和那些過去的女朋友相處也不曾爆出甚麼樣難看的新聞,即使被狗仔拍到在外約會也都是彬彬有禮的模樣,因此那些消息與其說是誹聞,反而只是讓維克托的粉絲認為「維克托真是個迷人的紳士男友啊!」而後的分離也都是和平解決,不會有甚麼女人來鬧場是雅可夫唯一能信任維克托的部分了。

  但是這一個不一樣。
  尤里戴上外套的兜帽,瞇著眼看像眼前正鬼鬼祟祟地站在冰場門口來回踱步的女人,她有著一頭柔順的浪漫大波浪捲髮,身著的窄裙和外套看起來似乎也是甚麼名貴的牌子,踏著目測大概有五公分以上的高跟鞋喀喀喀地撞擊地板,簡直要把地上的磁磚刨出個洞似。

  吵死人了,這女人是想幹嘛阿?
  如果尤裡沒記錯的話(雖然他根本就不想記得),她正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的最後一任女友,他們倆老早在勝生勇利參加的那兩季大獎賽前就分手了,自那之後也沒有任何往來或是消息,照理說她應該和前面幾任女友一樣該安安份份地去過自己的新生活,會在分離後跑來找維克托的女人這應該還是第一個。

  尤里一點也不想淌這灘渾水,不管她到底是想來做甚麼,那種踏步的方式光是用猜的就知道一定不會是甚麼好事,偏偏後門正在進行維修,尤里一定得從大門進去才能進行今天的訓練,不爽歸不爽,他還是拉低了帽沿並把口罩戴上,盡可能地低著頭加快腳步通過──

  「尤里!是尤里沒錯吧!」
  尖銳又甜膩的女聲喊住了他,更放肆的是居然伸手拉住他的袖子逼得他停下。
  「維克托呢?讓我進去找他!這裡的守衛根本就聽不懂人話,甚麼叫做非相關人士不能進去啊!我以前可是常常進出這裡的耶!」

  「啊?你是誰啊臭老太婆。」
  尤里撥開女人還緊掐著外套不放的手,既然被發現了也就乾脆拉開才剛戴上沒多久的口罩。
  「非相關人士不能進出是因為我們要訓練,妳是沒有一點常識嗎。」

  「你還是一樣沒禮貌啊尤里。」
  女人收回了手檢查鑲了一堆貼鑽的水晶指甲是否因為青少年粗魯的舉動而有所損壞。
  「明明以前維克托都會讓我來看他練習的,大家也知道我是誰,讓我進去找他又有甚麼關係?」

  「要是那個死禿子每一任女朋友都跑來冰場胡鬧,我們就不用練習了啊,白癡。」
  不耐煩地挑眉看向眼前分明就是個稍微有點錢的無名小卒,尤里一直很討厭維克托的女友們總自以為和有名的選手交往後就是跟他平起平坐,甚至因為年齡而當他是後輩那樣隨便地以較資深年長者的身分講話。
  這群連跳躍都分不清的蠢女人,少來裝熟了。
  「我要去練習了,滾開。」
  「等、等一下啊尤里!」她再次跨步到尤里的面前,硬是礙眼地擋路「維克托現在跟那個日本人交往是真的嗎?他不是認真的吧?怎麼會看上一個男人呢!」
  金髮的女子看來似乎是急了,也不管是不是在公共場所就這麼大聲嚷嚷起來,尤里嘖了一聲,幸好現在時間還早,在外頭的人不多也不會影起湊熱鬧的人群,但女子還不肯停下,反而打算把肚子裡累積的牢騷一次全發洩出來。
  「維克托只是玩玩的而已吧?對亞洲人的長相還是甚麼的感興趣了而已,不可能是認真的吧?和我在一起的時候都沒帶過對戒啊!那個日本男妓──」

  「你他媽是說夠了沒啊!」

  尤里的咆哮成功地讓女人住嘴,但這還不夠,光是閉上那張塗著鮮豔口紅的爛嘴還不夠。

  「聽好了,那個臭老頭是玩玩還是認真都不關老子的事,我才不想管那個中年禿的感情生活!跟老子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你現在是要以甚麼身分來管他跟那頭豬的關係啊?你以為你是誰啊?只不過是被甩開的破鞋而已,回頭來抱別人的大腿噁不噁心啊?」

  「我、我是...維克托跟那個男的不可能是認真的!同性戀甚麼的有夠噁心,一定是那個日本來的賤男人做了甚麼才讓維克托待在他身邊,他就是對著男人搖屁股的噁心男妓!」
  一邊大聲地反駁,女子的眼眶開始聚集淚水,是憤怒也是羞辱的,握緊的拳頭指節泛白,連肩膀都明顯地在顫抖。

  尤里將頭湊過去她耳邊,溫柔地撥開一邊的長髮。

  「而你她媽的根本比不上他,你這到處對人打開雙腿的臭婊子。」
  那一瞬間,尤里能感覺到女子的身體用力一抖,她不敢置信地轉過頭,發青的臉色配上臉上的濃妝實在可笑到尤里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
  「因為感情淡了所以分手?你以為維克托甚麼都不知道嗎?要是女朋友背著他到處亂搞的事情在被作為分手的原因被爆出來,只會影響到他的形象而已,蠢貨。」

  「那頭日本豬從以前到現在也只跟維克托一個人在一起,都24歲了還是個處男,要把這件事拿去張揚還是爆料隨便你。」

  往後退開,尤里這次終於能不受阻撓地走進冰場。


  「敢來惹麻煩就盡管試試啊,到時候可不會只有我會宰了你。」



✂✂✂✂✂✂✂✂✂✂

我知道我是大雷包(仰天長嘆

评论(29)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