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狐面之下─陸

✂稻荷神AU

✂大正時代

 

 

  帶點薄繭的大掌輕輕勾著神明細嫩如白魚一樣的手指,維克多和狐狸神肩併著肩往神社的方向行走,穿著純白狩衣的肩膀時不時微微顫動,紅通通的鼻尖也是一樣。

  沉默蔓延在兩人之間,能聽到的也只有靴子踩進雪地裡的聲音。

  現在該說甚麼才好?該說甚麼才能讓稻荷神的心情好點?一樣以大膽聞名,綜橫商圈多年的維克多第一次如此深思熟慮,他左手拎著被孤零零扔在地上的面具,右手不時試探性地輕輕揉捏那幾根纖長的手指,本以為對方會抽出他的手,一路上卻意外安分地任人牽著。

  「……面具,不戴著了嗎?」終於還是忍受不了尷尬的氛圍,維克多並不是不會看場面,而是他在意對方的程度實在已經大於這種顧慮了,無論對方是要無視下去還是要氣憤地甩開手,無論甚麼都好,他只想知道現在稻荷神到底怎麼了,這樣他才不會錯過該在這人哭泣時應該給予的擁抱。

  無神地面向前方的眼睛終於轉過來看像維克多,眼睛周圍還是有點紅,乾澀的感覺也讓勇利忍不住多眨了幾下眼。

  「要繼續戴著嗎?」他沒有正面回應,只是又提出了一個問題,幾乎是語尾烙下的瞬間維克多也立刻搖了搖頭。

  「這樣比較好看。我是說,面具當然也很漂亮,但是你的臉很好看。」

  兩人默契地在一次陷入一片安靜中,雖說能和狐狸神一起手牽手散步很好,能看到他的臉也很好,但不知道該安慰或者隨便說些甚麼的言語卡在喉嚨搔癢著的感覺就不是那麼好了,至少大體而言還是挺不錯的,維克多想。

  「──我很抱歉。就是,你知道的?突然那樣,然後害你沒法繼續滑冰。」

  讓人意外地,再次打破沉默的人是勇利,就好像他們得輪流找點話題來打破僵局。

  「沒事的,在冬天結束以前都還有機會。」維克多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輕鬆又平靜,畢竟那確實沒什麼,只要對方願意他們隨時都能在出來滑冰,實際上維克多心底有點擔心經過這次不怎麼美好的約會之後,稻荷神會不會排斥和他一起到冰上。
  「我才是,對不起。」他不想提到稻荷神哭的這件事,維克多想替他保留一點尊嚴,讓這場意外成為他們倆之間的秘密,這隻哭得惹人憐愛的小狐狸鐵定不會想讓其他人知道他因為看了一場滑冰表演就突然大哭一場,而維克多也在心裡偷偷地發誓絕對會守密,今天發生的事情除了他們兩個以外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維克多才不會承認那種共有兩個人祕密的小孩子想法讓他有那麼一點沾沾自喜,畢竟他可是把狐狸神弄哭了,這是絕對不道德的。

  「我可以問嗎?就是剛剛的事。如果你覺得不舒服的話請告訴我,我不會再問第二次的。」

  「……通常,我是不想說的,不過這樣對維克多不公平,所以……」



✂✂✂✂✂✂✂✂✂✂

我感冒了

感冒就是任性

加上接下來勇利要說的很重要,我覺得我得把全部都想好個透徹才能寫出來

希望在429的YOI ONLY前我的感冒能快點消失(痛哭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