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由暴躁青少年的角度來看一對噁心的夫夫

  尤里站在冰場邊,手裡拿著水壺和擦汗的毛巾稍做休息。白色柔軟的布料貼上冒汗的頸側,他反射性地將視線投向室內聲音吵雜的來源。

  「這裡是公共場合!你們克制一點行不行!」氣急敗壞地朝著那對比在大熱天下融化的橡皮糖還黏得更緊的情侶怒吼一聲,尤里幾乎是用摔的把自己的水壺扔回場邊。
  「不練習的話就滾下去,場地我自己用!」雅可夫大概很慶幸現在還有人能幫忙吼這兩個人訓練,可尤里一點也不甘心,他又不是他們倆的教練!而且他才是那個年紀小又應該能耍賴翹掉練習的人!

  儘管自從溫泉on ice後,每個人都知道這個任性青少年已經不再那麼排斥每天的訓練。

  至少勝生勇利還不是臉皮那麼厚的人,本來就習慣給與自身大量訓練的日本花滑選手慌張地撥開黏在自己身上的俄羅斯教練,用日語連連道歉了幾聲又換成英文,接著才終於到自己的角落去練習規定圓形。

  「尤里奧,你這樣大聲嚷嚷的會嚇跑周圍的人。」
  可惜真正厚臉皮的那個就沒有乖乖滾到一邊,他也沒下冰場,只是優雅地雙手插著口袋滑到尤里這一側。
  「第一,現在連米拉都叫我尤里奧了,這是你的錯,去死。第二,如果你或那頭豬打算在歐錦賽和四大洲直接預訂墊底的位置,我一定會殺人,就殺你們兩個。」

  「噢,我們當然有在好好練習!你比以前我們在長谷津時更常罵人了,這不好,你會越來越像雅可夫。」
  「因為那時你們還沒交往!也沒那麼噁心整天黏在一起!」
  尤里快要發瘋了,他終於理解為什麼一天訓練結束後雅可夫總嚷嚷需要伏特加撫慰他抽了整天的腦神經,他很確定他也需要!雖然他總只能拿到可樂。

  「對!很棒不是嗎?而且我們訂婚了!如果你沒注意…」

  噢,老天,別又來。

  尤里用盡全身的力氣抓住維克托的手腕,制止他將塞進上衣領口的項鍊掏出來。選手們在訓練時都該避免配戴任何飾品,所以維克托總是將金色的戒指掛在鍊子上或塞進口袋裡,怕弄丟的勇利更是乾脆和眼鏡放在一塊,他甚至會把眼鏡的鏡腳穿過戒指再折好。
  「全世界的人都看過你那枚又醜又閃的戒指了。」

  「你可以再看一次!」
  「不要。」
  「但尤里奧--」
  「我說不要!你是老到重聽了是嗎!」

  尤里恨死他的前任編舞和他的對手是一對情侶,他也恨死他們老是給他帶來不必要的困擾就好像他是被請來的保母。
  但他並不討厭維克托公寓的冰箱總會有他喜歡的冰淇淋和汽水,不討厭勇利稱讚他爺爺偶爾來探望時順便帶來的豬排飯皮羅什基,他應該也不討厭一起出門購物時維克托在後面付帳,而他替勇利翻譯那些華夫餅的口味。

  他沒辦法想像那兩個人要是分開會不會又變回以前那副尤里更討厭、更頹廢的模樣,他就只是覺得這對連體嬰黏在一起的樣子很噁而已。

✂✂✂✂✂✂✂✂✂✂

搭火車回家時想到的短打

尤里真的好可愛喔──

评论(9)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