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夢

✂若維

✂虐我是覺得還好啦不知道各位大大怎麼看

✂超短DER


  站在冰上那個人是自己十分熟悉的模樣,一頭及腰的長髮像是瀑布一樣自肩上流洩而下,逆光的他讓人看不清臉上的表情,但隱隱約約還是能察覺到他的嘴角是上鉤的,眼神也是十分溫柔地往這邊看過來。

  維克托。
  勇利張開嘴下意識地呼喊他的名字,卻發現自己甚麼聲音也發不出,在感到慌張之前眼前的人先有了動作,他朝冰上滑出了一步,冰面被金刃劃開的聲響迴盪在空蕩蕩的冰場。一圈,又一圈,那個人靈巧地完成一連串規定圓形並接著優美地銜接上一組接續步,勇利無法將是線從少年身上移開,而那雙湖藍色的眼睛也是始終凝視著他的方向。

  「勇利。」
  少年維克托來到了勇利面前,瞇起眼對他毫不保留地嶄露稚嫩且飽含愛意的微笑,那是他以前從不曾在電視或者任何的雜誌專訪看到過的,這讓他忍不住紅了臉頰,開始害臊了起來。


  「為甚麼要離開?」


  一瞬間,整個世界破碎了。
  溫暖的光暈碎了。
  冰場碎了。
  他的笑容也碎了。


  「為甚麼要離開我!」
  少年重複了一次,但不同的是此時那張俊美已經徹底是用暴怒的吼叫在對著自己質問,瞪大的雙眼不再乘載溫柔,野獸般咬牙切齒地死死瞪著勇利顫抖個不停的眼皮。

  維、克托......
緊掐著上臂的指尖已經弄痛了勇利,他甚至有種單薄的運動布料底下要溢出濕冷血液的錯覺。

  「我不會讓你走。」
  少年的聲音帶點顫抖,或許是因為憤怒,也或許是因為執著,但是一切都已經無所謂。
  「到我死去為止,我不會讓你走。」


  「維克托!」
  幾乎要從床上彈起,掀開身上厚重的棉被,一身黏膩的冷汗讓勇利冷得牙關打顫。
  那是甚麼?那是夢嗎?為甚麼我會做這種夢?焦慮像是螞蟻一樣從他的腰椎往上啃咬到後腦,麻麻刺刺的,又讓他無法停止肺葉過度的抽動。


  床頭櫃擺放著一枚金牌,還有一只亮晃晃的戒指。



✂✂✂✂✂✂✂✂✂✂

內文可能寫得有點亂

因為這其實是我今天下午午睡時夢到的內容XD

而且是勇利視角的看出去

過了好幾個小時了現在回想起來已經有點模糊

所以就先快速的記下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