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狐面之下─肆

✂稻荷神AU
✂大正時代

 

 

  或許該感謝這名俄國人有意無意的宣傳,自從他宣布要暫時定居在長谷津後,來神社參拜的人可以說是只增不減,連帶地讓附近的商店街都興盛不少,雖說銀髮的那人總是抱怨這讓他能跟稻荷神能單獨相處的時間都被扼殺了,不過勇利是知道的,說歸說,維克托還不老是和生意夥伴推薦這兒的狐狸神很靈驗。

  「這不是一樁好事嗎?來參拜的人多,我就有喝不完的酒囉──」

  美艷的三尾狐趴在正殿屋頂上,看她身旁擺了好幾個酒瓶和空杯子,看來又是從昨晚一路喝到天亮了吧。

  「說起來,勇利你是不是變了?」

  「咦?」

  被點名的稻荷神愣了下,伸手去捏捏瀏海的頭髮,又揉揉帶點嬰兒肥的臉頰,只有在維克托被勒令不許靠近的本殿(正確來說除了神官一家以外都不許靠近,維克托也不是沒試過想偷闖,只是每每都被年紀與他相仿的巫女逮個正著,勇利不只一次在心裡感謝真利毫不畏懼對方身分的這種大咧咧個性)他才敢拿下面具。

  「是美奈子老師的錯覺吧,吾沒什麼變啊。」還是又不小心吃胖了被老師發現?但、但是既然來參拜的人多了,供品變多也是理所當然的啊,得花更多時間打理自己的職務,累了也就比較容易餓嘛……

  「不,確實變了。」美奈子一個輕巧的躍下,指尖踏上地面像是跳舞一般輕盈地湊近年輕的地方神,纖長的指尖挑起他的下巴,暗紅狐眸微微瞇起。

  「五官變得更柔和了,皮膚也是更滑潤,這麼細軟烏黑的頭髮要是留長也挺不錯?作為女人我都要羨慕死了呦,被滋潤的稻荷神。」

  她大大地嘆了口氣,勇利被她捧著的臉蛋染上了點羞怯又不知所措的紅。如同妖怪若是增強了妖力就能獲得魅惑人心的外貌,神明的力量來源同樣是人,只是他們需要的是人們的信奉與崇敬,信仰的意念能讓勇利的力量增強,同時也能使他變得更美,不帶一絲瑕疵、純淨的美。

  「只可惜維克托看不到,明明是這麼漂亮的臉蛋,你打算甚麼時候拿掉面具啊?」

  「诶,還是不要吧?戴著面具不是也會比較有神祕感嗎?」

  什麼神秘感啊。她看著青年的眼神平靜而參雜了點複雜的情緒。

  美奈子用力彈了下青年的額頭,轉個身又往他身旁坐下。

  「勇利啊,對你來說那個傢伙算甚麼呢?」

  「為甚麼突然這麼問呢?就是……異國的人類吧。」

  勇利眨眨眼,他實在不知道為甚麼美奈子老師會提出這種問題,和維克托比起來,他更為親近熟識的人類多的是。

  「靠近他是因為很新奇的關係嗎?那種髮色和瞳色的人類。」

  「說、說甚麼靠近,先靠過來的人是維克托才對呀!」

  「少胡扯。」曲起的手肘毫不留情地往勇利的方向撞過去,毫無戒備的稻荷神立刻痛得摀住側腹,那可是往兩條肋骨中間的縫隙撞來啊!「那傢伙第一次上來神社的時候分明就是你先跑去靠近人家的,還在他旁邊碎碎念個甚麼勁才會被發現!」

  聽到這,勇利幾乎能感覺他的臉頰像是沸騰了一樣,好像下一秒他就要羞恥的當場融化,根本無地自容。

  「你、你你你你你你看到了!?」

  「一清二楚。」

  妖狐翹起那條看來像是能輕易折斷的細腿,跨在她同樣纖細的膝蓋上。

  「從以前開始,神明看上擁有美貌的人類就不是甚麼稀奇的事。」

  只是如果把那個神明代換成勇利,就變得非常稀奇了。雖說稻荷神還年輕,但從美奈子認識他以來也是已經過了百年,在這段期間她和勇利互相陪伴,也曾看過勇利因為甜美的女孩而面露青澀的羞紅,但她就是不曾見過勇利主動去要些甚麼,別的神會要供品,要活祭,要漂亮的男孩女孩為他們跳舞,但勇利甚麼都不要,他無欲無求得過分,有時連三尾狐都替這尊小神明著急,但更多的是無奈。

  所以說,能吸引這樣子稻荷神目光的人類,鐵定是有那裡不一樣的吧?美奈子單手支著下巴,靜靜地等勇利驚慌完了快些和她解釋。

  「總之,吾對他並沒有甚麼特別的想法。」

  勇利努力擺出堅定的眼神回望,雖說這對美奈子來說根本沒用。

  有夠不會演戲的小夥子。美奈子使勁捏了下他白花花的耳垂,起身一言不語地離開。

 

  沒錯,他就只是個有點稀奇的異國人而已。

  勇利揉揉被捏紅的耳朵,在心裡默念了幾次,言靈的力量他是最為清楚的,他往後仰著用手臂支撐身體,努力不去回想那雙冰藍的眼睛倒映著他的臉,長長的銀髮在風中飛舞著,像是一條夏天裡最清澈閃亮的河流,像是能用肉眼可見的風,更像是他不知道在哪一年仰望星空時所看到的、碎琉璃所搭起的橋。

  那個人笑著,向勇利伸出了手,他想要觸碰那隻瓷白的掌心,可他的指尖才剛搭上去,刺骨的冰寒瞬間凍得他手指發紅、發痛,他反射性地抽回手,皺著臉檢查自己的指頭是不是還好好地連在軟呼呼的手掌上,當他再次抬起頭時,那個人抿緊而微微顫抖的唇線讓勇利都心碎了。

  我、我不是,我很抱歉……!

  勇利怨恨自己這張笨拙的嘴,他甚至來不及把嘴裡卡著的道歉都告訴對方,一陣風雪捲來,他的視線只留下一片無法辨識的白。

 

  「勇利大人,天氣好像要變冷了呢!」

  白狐跳上木製走廊,步伐輕巧地靠了過來,「冬天好像近了。」

  他睜開眼,張開手輕揮幾下狩服寬大的袖子,將回憶的溫度給抖落。

  「嗯,冬天近了。」

TBC.

✂✂✂✂✂✂✂✂✂✂

雖然留下伏筆

但是我其實還沒確定一個準確的形象w

總是一邊想一編寫的,雖然有點擔心會不會前後越來越不協調

不過這次就用這種方式試試看吧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