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寒雨

✂短打小甜文

✂今天氣溫驟降,早上雨剛停時出門就來了了靈感



  夜幕低垂,十月的聖彼得堡飄著細雨,濕冷的空氣讓室內的溫度降低不少,勇利一個人坐在書房的飄窗上,可以容納一個人躺下那樣大小的窗台被鋪上了柔軟的毯子,左右還各放了一個在之前的商演結束後,由粉絲扔到冰上的飯糰抱枕。

  維克托的家裡四處都有暖氣,或許是顧慮勇利還無法習慣俄羅斯的氣溫,他們總是盡量讓每個房間都保持宜人的溫度,然而現在勇利卻讓書房保持夜晚的寒冷,他甚至沒有開燈,只讓窗外幾個寂寞的路燈將淡淡的光線打在窗上。

  好舒服。他閉上眼睛,環抱著膝蓋的手臂稍微收攏,想像自己還在長谷津的滑冰場。

  冰場的溫度總是讓人有些發寒,但又不到會讓人冷得動不了的地步,他在冰上伸展手臂,將腿用力地往冰上蹬,銀色的冰刃在人造冰上留下細碎的痕跡,白色的雪花很快地又融回水,回到冰上。有時候勇利滑得太過投入,甚至聽不見周圍的聲音,他總會感覺自己就和那些水一樣,和冰融在一起,成為了冰場的一部份,仔細想想他的人生也幾乎都在滑冰場上度過,說不定有一部分的他確實早就成為了冰上的某一個小小區塊。

  「勇利一個人在想甚麼呢?」

  忽然一個溫暖的懷抱把勇利從淺淺的白日夢裡喚醒,剛洗好澡的維克托體溫有些輕燙,自從他愛上溫泉後洗澡總會喜歡在注滿熱水的浴缸裡待好一陣子,勇利忍不住更往他懷裡縮,凍紅的指尖撫上那線條美好的頸子,冰得維克托驚呼一聲。

  「哇、你的手好冰!」

  他拉過勇利的雙手,深情地以唇輕啄指尖有些泛紅的地方。

  「為甚麼不開暖氣?」

  「唔、抱歉。」

  維克托跟著坐到飄窗上,此刻勇利才發現他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就算那已經算是比較保暖的材質,在寒氣冰人的書房裡還是略顯單薄。

  「這樣會感冒的。」

  他想了想,拉開肩上披著的薄毯,而維克托也立刻鑽了進來,在那張藍色的毛毯下,兩個人只有緊貼在一起才能不讓誰的腳給露出來。

  這樣真好。勇利將頭靠上寬大的肩膀,維克托也把摟在他腰上的手稍微收緊了點,輕輕地哼著情歌,那是俄羅斯語的,勇利聽不懂。

  這樣真好。他再次閉上了眼,感覺有點兒想打瞌睡。


  冰場的溫度總是將他和維克托聯繫在一起。

  這樣真好。


FIN.


✂✂✂✂✂✂✂✂✂✂

您的回文是我發帖的最大動力(శωశ)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