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無CP】他倆的友誼

✂在底特律受訓期間發生的事

✂批集小天使和勇利的之間的純友情



  「勇──利──」

  一聲爽朗地呼喊從走廊另一端傳來,日本青年才剛鎖上宿舍房門,轉頭一看熟悉的友人已經在電梯口等他了。

  「早安,披集。」

  他加快腳步湊過去,正巧電梯也來到了他們所屬的樓層。

  「一起去吃早餐吧!今天天氣這麼好,我們應該出去晃晃的。」

  「但我們得先去練習,切雷斯蒂諾要是沒看到我們待在冰場上,他一定會大發雷霆。」勇利露出了苦笑,拿出口袋裡的手機確認今日行程,「不過要是我們手腳勤奮點,把基礎練習和4T趕緊練好的話,或許能提早休息時間?」

  「然後我們就能去公園買上次你說好吃的可麗餅,我真愛死他們的巧克力香蕉口味,你得陪我走一趟才行!」

  披集翻出上次他們倆去買來吃的合照,那次勇利拿的是抹茶麻糬口味的,他還記得當這名日本人咬下柔軟的可麗餅皮時,臉上洋溢的光彩是那麼的少見。

  「當然好。」

  勇利靦腆地笑著,到了練習場後他們也照著預定地計畫比平時更加勤快地開始了今天的訓練,義大利籍教練一開始還打算誇獎這兩個小夥子的認真,在聽到他們真正的目的後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如果食物能讓兩個花滑選手這麼勤勞,那我每天都請你們所有人吃可麗餅吧。前提是你們的體重不會因此上升。」

  勇利窘紅了臉,而披集站在他身旁毫不遮掩地笑出聲。


✂✂✂✂✂


  「勇利,看這裡!」

  才剛咬了一口抹茶麻糬可麗餅,唇上沾著濃密的奶油,勇利臉頰鼓鼓地往聲音的來源抬頭望去。

  「刪掉!天阿披集,你沒告訴我你在拍照!」

  「已經來不及了,我發上IG囉!」罪魁禍首笑嘻嘻地晃晃手機,天知道他怎麼能那麼快地打上照片的標題並標註他。

  「不不不,我的臉看起來超級蠢的!」哀號了聲,勇利知道那張照片鐵定已經被幾千個披集的忠實粉絲給按了讚,這下就算刪掉也於事無補。

  「放心吧兄弟,你的臉就跟我養的倉鼠一樣圓鼓鼓的。」

  「很好笑,批集。」他故意使力捶了對方的手臂一下,披集也配合地裝出演技極差的哀號,「要是你在四大洲的表演也是這樣子,我肯定你的PCS(表演分)只會拿到零分。」

  「在那之前你得先用零失誤的跳躍贏過我。」

  勇利笑了,披集對於他願意用這種互相挑釁的方式開玩笑感到愉快,這表示勇利很放鬆,這對一個總是緊繃神經的日本人來說是件好事,尤其那個日本人又叫做勝生勇利。

  不得不承認,雖然最初他們倆都是因為崇拜維克托‧尼基福羅夫這個冰上的帝王而結識的,討論的話題也常是維克托表演的內容或他的社群網站,但最近披集越來越享受和勇利的『無維克托式對談』,並不是他厭倦了總是聊到那個銀髮的俊美男子,而是勇利通常除了維克托以外並不太說其他的事,尤其是和他自身相關的話題。

  這也沒關係。披集打從心裡這麼認為,勇利是他來到底特律後第一個在冰上交到的朋友,他很珍惜他們這份友誼,他絕對不會想讓勇利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勇利是個很厲害的人,他只是需要時間慢慢卸下對自己的自卑與不信任而已,如果他需要,披集隨時會待在他身旁鼓勵他、陪伴他。

  「嘿披集,你知道的.....我很享受和你在一起玩耍。」

  並肩走在傍晚的石磚路上,勇利毫無預警地開口打斷了披集再給路邊花店拍照的動作。

  「哈哈,怎麼了?別告訴我你的下一句話是其實你得了白血病,剩下的時間不多。」將手機放回外套口袋,披集拍了拍勇利的肩膀示意他放鬆點,「我也是,勇利,我也很享受和你一起溜冰、出來晃晃甚麼的。」

  「我只是,呃,我想說祝好運!四大洲的比賽。」

  後面那句話並不是他真正想說的,披集看得出來勇利還在組織他腦子裡的句子,他並不急著接話。

  「你很照顧我,在這邊要是沒有你陪著,我想我一個人應該會過得很慘吧?哈哈,就是個一整年都不出門的宅男之類的...」

  「嘿,那沒什麼,好嗎?而且能認識一個同樣熱愛滑冰的摯友,我怎麼能放過你呢?」

  批集燦爛地笑了,用力搓亂勇利那頭乖巧服貼的黑髮後一溜煙往前跑。

  「披集!」

  他聽得見後頭日本人慌張但還是參雜一絲喜悅地呼喊聲,不用回頭看也知道勇利現在一定和他一樣。

  他們倆都是笑著的。


FIN.



✂✂✂✂✂✂✂✂✂✂

為甚麼我這麼不會給標題取名字啊?(真心

批集真的是零負評小天使(這也是真心

這種朋友哪裡找啊!勇利要好好珍惜!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