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勇利兔兔-中

✂維克托(27):待在聖彼得堡訓練,GPF剛結束

✂勇利:一隻黑毛小奶兔



  黑色的布套子從兔籠外摘下,小奶兔眨眨圓滾滾的小眼睛,一副困惑的模樣看著眼前銀髮的陌生人。

  牠是被綁架了嗎?小兔子的表情彷彿這麼問。

  「勇利──從今天開始,這裡就是你的家喔!」

  維克托的嘴笑成心型,這小傢伙真的是越看越可愛,他已經等不及要躺在沙發上時,讓這糰小麻糬窩在他穿著藍色毛線衣的肚子上睡覺了!他很快又想到得趕緊讓勇利熟悉這個新家,於是提起對於一隻還是個寶寶的小兔子說有些過份大的兔籠,一邊自顧自地介紹一邊帶著牠轉遍了整個家來認識環境。

  「這是馬卡欽呦,說起來牠算是你的前輩才是,你們兩個要好好相處,好嗎?」

  勇利的探索之旅最後停在一個放置在地板上的抱枕堆前,巨大的純種貴賓犬光是坐著都比兔籠要高,只見馬卡欽好奇地用鼻子嗅聞一下籠子,接著友好地叫了聲。

  「汪!」

  可是光這個叫聲就讓小黑兔嚇得立刻鑽進籠子最角落的小床裡,背對著大狗瑟瑟發抖,耳朵也緊張地緊貼小小的背脊,仔細聽的話還能聽見細小急促的磨牙聲。

  「噢......勇利別怕,馬卡欽只是想跟你打招呼,牠不會吃你的。」維克托打開籠門,小心翼翼地以兩指輕柔撫摸小兔子的背,然後對方並不領情,反而更加驚慌地在原地用力蹦蹦跳跳幾下,這一跳維克托也被嚇到了,怕勇利這樣亂撞會傷到牠自己,趕緊抽回手來讓小兔子慢慢冷靜下。

  「噢...勇利。」看著那顫抖的小小身影,維克托覺得他的心被揪緊了,要是勇利不能緩和下來,他相信他很快就會死於身為飼主的自責與無能之下,並且一定會下地獄,一個永遠沒有貴賓犬和兔子出沒的地獄。

  「該怎麼做能讓你舒服一點呢?吃點小點心好嗎?」

  他從剛才同兔籠一起拿進的塑膠袋裡撈出一包乾燥水果乾,大略地看過上頭標註的注意事項後撕開包裝,挑了顆草莓小心翼翼地放在離勇利大概三根手指距離的地方,只見小兔子的鼻子稍微抽動一下,回頭先看到了草莓似乎很感興趣的模樣,但一看到身後用關切的眼神緊盯著牠的維克托和馬卡欽,又嚇得縮回原位,不得已之下俄羅斯人只好先帶著愛犬離開,但事實上他是立刻去拿了雜物櫃裡的野鳥望遠鏡來(他為甚麼會買這東西?難不成他有哪一年是打算去非洲欣賞長頸鹿奔跑的英姿嗎?還是去哪個濕地紀錄候鳥遷徙?),狼狽地趴在臥室門口偷窺勇利的動靜。

  小兔子去吃了!天啊這實在太可愛了!噢他真想去捏捏那個晃啊晃的小尾巴,勇利已經吃完果乾了?天啊!這麼快?看來小兔子還是隻小豬豬呢!

  維克托忽然開始盤算起若是用食物引誘,勇利會不會一步一步慢慢跳到沙發上和他窩在一起?不過這個計劃很快地在他準備放第二顆草莓果乾進去時,不小心動到籠子使勇利又嚇得龜縮回角落時宣告失敗。

  「勇利都不和我親近!」維克托沮喪地趴在地毯上,耳朵貼著手機抱怨道,「這樣牠甚麼時候才願意在我的肚子上睡覺呢?」

  「首先,你把牠當作狗來養就是一個天殺愚蠢的錯誤。」電話的另一端除了尤里的聲音,還夾雜著像是電動玩具射擊的音效,「其次,用Google!你這蠢蛋!」

  雖然被自家師弟沒禮貌的直接掛斷了電話,但他的建議確實很值得採納。維克托提起精神來用手機打開瀏覽器,無比認真的詳閱所以他所能設想到的、需要注意的養兔事項。

  那天稍晚,尤里終於打完第十五場射擊遊戲並願意放下搖桿時,他在IG看到了一張被按了大概幾十萬個讚的照片。


  『勇利真是一隻可愛的小兔兔,可不是嗎?』


  照片裡銀髮的花滑帝王俏皮地眨著一隻眼,看起來他似乎是躺在他那張出現在雜誌上過的躺椅沙發,唯一和平時不同的是──在他的頸窩那,一團黑色的小毛球正舒舒服服地窩在那裡。


TBC.



✂✂✂✂✂✂✂✂✂✂

下一篇就會讓勇利兔兔完結

原本以為分成上下就能寫完的

但我就是很不擅長寫長文(笑)又有太多想加進去的情節

正在考慮之後要不要寫一偏勇利(人類)和甚麼動物一起的故事

但不會讓維克托當狗的,因為已經有小維了嘛

當然以我這怠惰的個性也有可能不會寫,所以請別抱太大的期待(笑)

评论(14)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