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無CP】所謂的貓派和狗派

✂無CP

✂長谷津三人組(?)在長谷津發生的事情

✂尤里其實不討厭馬卡欽的,但他就是個貓派的小夥子,而且他討厭維克托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眾所皆知的貴賓犬愛好者,而他的學生兼同居人──勝生勇利,很幸運地,也是一名貴賓犬愛好者。

  同樣對於狗兒(當然,尤其是貴賓犬)的喜愛讓他們倆對於愛犬馬卡欽的溺愛與照顧可以說是無微不至,任何看過馬卡欽的人鐵定都會因為那富有光澤的褐色毛髮和看起來十分柔軟蓬鬆的捲度而稱讚牠。

  唯獨俄羅斯的金髮少年,尤里‧普利謝茨基可不這麼認為。

  「牠很臭。」俄羅斯不良少年將腳跨在冰場外走道所設置的長椅上,「說真的,你們有沒有認真聞過牠身上的毛味啊?」

  「噢,尤里奧。」

  「那不是我的名──」
  「你說這種話要是被馬卡欽聽到,牠會難過的!」維克托雙手插腰,像是在訓斥哪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而他也認為他確實在那麼做,「而且,馬卡欽一點也不臭,牠都有好好地按時洗澡。不過如果你說的是牠的嘴巴,那麼有幾款狗糧確實......」

  「牠的嘴巴當然也很臭,但我說的是牠的身體,有一股狗臭味。」

  「因為馬卡欽就是一隻狗吧。」黑髮的日本青年從冰場的另一邊滑過來,正巧聽到尤里似乎有點沒邏輯的發言。

  這很合理,牠是狗,身上當然會是狗的味道,而不是花、水果,或任何其他會被作為芳香劑的味道。

  除非這世界上有狗味的芳香劑,會有嗎?

  「我的貓就沒有那股味道了,而且牠很香,跟那條狗不一樣。」一邊說著,尤里拿起手機來,獻寶似地打開愛貓的照片來給另外兩人看。

  「這是尤里奧的貓嗎?牠真的很漂亮!」

  勇利豪不吝惜地給予讚美,帶著驚喜的神采湊過去看少年手機裡一張又一張各種角度的貓咪照片。

  「是吧!」

  「嘿!我以為勇利你是狗兒愛好者的!」被晾在一旁的維克托誇張地將雙手按在頭上,仰起頭來哀號:「你是一名叛徒!雖然心痛,但是貴賓狗愛好者協會只能從現在開始正式將你從名單上剔除!」
  「等等、我還是貴賓犬愛好者啊!而且我也不記得我有加入過任何協會...」

  「看吧!連肥豬都知道貓的好!我的貓安靜多了,牠很柔軟又乖巧,也不會到處亂舔得黏答答,當然更不會給滿屋子留下爛泥巴的狗腳印。」

  尤里得意地衝著維克托露齒一笑,他不會放過任何可以踩在維克托頭上嘲笑他的機會,而維克托也知道這一點。

  「馬卡欽會叫和舔人是因為牠想把快樂傳染給我們,牠的毛也很柔軟,同時牠也是個很棒的生活夥伴。」他反駁道:「馬卡欽總是不吝於給我們陪伴,牠很通人性的,我們高興時牠會跟著興奮,難過和需要安靜時牠也不會吵鬧,而是乖順的陪在身旁。我想你的貓就不至於能做到這個情分吧?」

  「當然,我還是認為小貓咪很可愛的,就跟牠的主人一樣。」

  「噢,你最好給我閉嘴,否則我會踹爛你的屁股。」

  尤里抬起一隻腳,做出了預備動作。

  「好了好了,你們倆都別吵──」

  「不然,我們給勇利來選吧。」維克托雙手環胸,提出了一個看來是目前最為中立的方案,「勇利不是覺得貓和狗都很可愛嗎?那就讓勇利來說說看馬卡欽和你的小貓咪,誰更好吧?」

  「等、等等等等──」

  「喂,豬排丼,你要是敢說我的貓比不上那隻臭狗你就給我試試看!」
  「勇利──你說過你最喜歡馬卡欽了對吧?」

  勝生勇利,第一次感受到被同時被兩名男性(還都是俄羅斯人)給硬逼到牆邊的壓迫感有多重。

  「勇利──」

  「豬排丼──」

  「我!」打斷了那兩人持續的言語攻勢,勇利慌張地從一旁的縫隙掙脫開來,一腳就是往冰場的方向跑。

  「我、我還是先去確認動作吧......」

  不過一分鐘後的勝生勇利立刻就會後悔剛剛怎麼不往反方向跑,畢竟另外兩個俄羅斯的冰上花滑選手要追上他,可不是甚麼難題。


FIN.



✂✂✂✂✂✂✂✂✂✂

以前都是短打到噗浪

從現在開始應該會轉到lofter這邊來

不過更新跟發文的速度當然不會改變就是了(#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