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I'm here.

✂短打
✂不小心手賤點開看到最近鬧有點大頗可怕的那個獵奇二創之後我真的心靈狀況超糟糕的所以需要寫點東西平復下來
✂這是我腦捕的結局

  那晚,他在尖叫聲中醒來,驚慌地轉過身看向躺在一旁捲縮著身子,幾乎要將床單給撕裂開來的戀人,他嚇得上前,抱住他安撫他,溫柔而規律地輕拍顫抖的背脊,在耳邊輕聲呼喚他的名字。

  「勇利...嘿勇利,沒事的,只是一個夢而已。」

  維克多憐惜地在烏黑的髮上落下好幾個吻,任憑勇利的指甲幾乎嵌進他背上白皙的肌膚留下抓痕,顫抖的腳背很快地也貼了上來,細細地相互磨蹭,像是平日他總愛親吻那雙美麗的雙腿那樣撒嬌,卻又更加執著。

  「要喝加了蜂蜜的熱牛奶嗎?солнышко,我們去廚房吧。」

  相處許久的經驗讓維克多知道此刻他絕不能離開勇利的身邊,他撥開那頭因為冷汗而微濕的額髮吻了好幾口,用棉被將勇利包裹起來時忽然發覺他的戀人怎麼會看起來是那麼嬌小、那麼無助?
  維克多扶著那團棉被到了廚房,確認這個軟綿綿的白麻糬穩穩地坐到椅子上後才轉身到了牛奶進鍋子裡,正在加熱並攪拌濃稠的蜂蜜時一個重量壓了上來,環住腰的手臂比平時抱得更緊。

  「你想談談那個夢嗎?」他放輕語氣詢問,在後背左右磨蹭的腦袋表達了拒絕,所以他放下蜂蜜罐,將手覆上腰際那隻帶了金戒指的右手,拇指溫柔地摩擦。

  「明天是休假日呢,勇利說過還沒想到要做甚麼對嗎?那我們和馬卡欽去公園散完步之後去上次經過的轉角那間餐廳吃午飯好不好?我記得他們確實是可以帶寵物進去的,而且勇利也說了看起來菜色很美味的樣子,一起去吧。」

  他鍋掉爐火,木湯匙在鍋中仔細地攪拌,牛奶的香氣與溫暖漫延開來,趴在他身後矮一個個子的日本人似乎也逐漸放鬆下來。

  「星期一的時候還要和服裝師討論下一次短曲要用的衣服呢,勇利量完尺寸之後就不能再變胖囉,不然擠不下表演服的小豬豬可就沒辦法上場比賽了,這段期間我也會一起陪著你慢跑的,啊、不過我當然是騎腳踏車囉。」

  他將牛奶倒進兩個馬卡杯,輕拍幾下掛在腰上的手臂並耐心地等待勇利又抱緊了一會才放開他,轉過身扶起他的臉頰吻上,留著兩只杯子在流理臺。

  「...維克多。」

  沙啞的嗓音輕喚,小聲得像是害怕被人聽到,維克多直視著那雙乘載著淚水的褐色大眼乘,倒映出自己的臉龐。

  「我在。」

  溫暖的懷抱再次將勇利包覆起來,維克多低頭反覆地吻著、親著,並一次次回應那惹人憐愛的叫喚。

  「維克多...」
  「我在。」
  「維克多...」

  「我會一直陪著你。」

  「維克多...」

  「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維克多、我愛你...」
  「我也愛你,我的勇利,солнышко」

✂✂✂✂✂✂✂✂✂✂

看到開頭覺得不太對勁的時候就有點想哭了,應該說是因為衝擊吧......不死心想說結局不會那麼狠吧?就很快地往下刷到最後,中間也因而撇倒頗讓我接受不能的東西,最可怕的還是最後的結局並非我所希望的,然而我也不能怪罪他人創作了這樣的事物,只是第一次我看到一個創作是如此讓我不舒服甚至讓我感受反胃、想哭,且久久不能恢復,於是我還是很自私的希望他們能有不一樣的結局

我是不會提供那個漫畫的連結的,請不要私信或在評論區求來源,我不想回想起那個內容,請見諒。

评论(2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