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聖彼得堡的冬天尚未結束02

✂1
✂動畫12集後發生的事
✂有玻璃渣

  在那場車禍中,勝生勇利的小腿骨因為車鈑金壓縮造成斷裂,破碎的爛鐵碎片擦過膝蓋留下一道不淺的傷痕以及骨折,再偏個幾公分便會直直捅進膝蓋骨和脛骨間的縫隙。
  復健需要至少兩年起跳,就算往後雙腿能夠恢復至足以進行滑冰相關的活動,醫生依然遺憾地宣佈勝生勇利將無法再以花式滑冰選手的身分參加任何賽事。

  他將再也無法做出那些美麗、奪人心神的跳躍

  「我夢到了搬到聖彼得島第一天時的事。」
  躺在病床上,那張粗糙乾裂的唇虛弱地微微張闔。
  「我真的,很高興,很幸福。」
  他看向自他醒來前就一直握著他右手的男人,那抹藍的眼被垂下的銀色睫毛覆上一層陰影,像是蒙上了烏雲的海,眼角還掛著蓄積的淚水。
  「勇利...」
  他開口,抬起了勇利的右手靠上自己的臉頰,輕輕地磨蹭無名指上的金色指環。

  「作為我的教練,一直以來辛苦了。」

  男人的肩膀一顫,閉上眼,顫抖地握緊了那隻帶著碘酒氣味的手。他曾想像過無數次他們倆會在什麼樣的場景下說出這句話,是在夕陽西下的海邊;或是某場比賽勝利後的頒獎台;又或者是一個熱鬧非凡的節慶;也可能只是某個平凡假日午後,隨意地公布在社群媒體。

  但他從未想過會是在這樣的場景,這樣的時刻,聽到勝生勇利即將說出口的話。
  更糟的是,他無法阻止。

  「我要退役了,維克多。」
  沙啞的嗓音帶上顫抖,勇利以為自己會流淚,但他的眼球只是乾澀得發疼。

  「我要退役了。」


  自勝生勇利宣布退役以後,與他友好的各國選手都紛紛前來關心,與他在底特律共度五年的泰國選手甚至二話不說和教練請了假一路飛到俄羅斯來。

  「謝謝你來探望勇利。」
  披集上了維克多的車,坐在後座的車看著後照鏡上反射出維克多微笑的眼睛下淡淡的青色。
  「我們可是好朋友啊。」他笑了一下,從偷偷帶來的鼠籠裡撈出一隻倉鼠放在掌心撫摸。
  「......他的狀況,怎麼樣?」
  「還是老樣子,每天趕我去冰場,不讓我陪著他。」

  維克多疲累地微笑,語氣裡帶了一絲調皮的抱怨,披集沒有接著說些甚麼,只是繼續透過鏡子看向駕駛座上的俄羅斯人好一會,接著才誇張地嘆了一口氣。
  「好吧,好吧,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好朋友,像克里斯或是尤里.普利謝茨基那種,但是我和勇利是一輩子的好友,既然這和勇利有關,你可以不用在我面前那樣的,你知道?應付粉絲的招牌笑容?」

  維克多驚訝地眨眨眼,他一方面同樣想透過後照鏡看像坐在後方小他好幾歲的青年,一方面還是得專心看著前方駕車,過了好一會才從嘴裡慢慢地吐出幾個字。

  「好吧,我很抱歉。」他停頓了一會,「我只是...不想讓別人擔心,尤其是勇利,現在他總覺得自己沒法滑冰後就會是個累贅,我不希望他想太多,而那些無聊的媒體就愛亂寫一些東西,你也知道的。」
  「嗯...我知道。」
  披集咬住他臉頰內側的肉,一邊猜測著維克多大概也沒辦法完全封鎖那些新聞不讓勇利看到,但他大概非常努力地去嘗試了。

  「等他可以出院了,或許獲得許之後再休息個幾天,我想帶他回長谷津。」
  「你的訓練基地也會換到日本嗎?」
  「是的,我想這樣對我們都好。他能在熟悉的環境下被家人照顧,我也能待在他的身邊,而且他願意的話還能來看我訓練又不用擔心別人的目光,我想這樣對他的心情跟精神上都會比較好。」
  「這樣很好。」披集移開視線,看向窗外飄散的白雪和灰濛濛的街道,「這樣很好。」他低喃著重複一遍。

  等維克多的車到了醫院門口時,披集很意外維克多打算先載著他的行李回到公寓放好,接著就直接去冰場訓練。

  「我答應勇利載你過來以後就回冰場。」他沮喪地聳肩,「上一次我沒照做結果他一整天都不和我說話也不回我訊息,而且自責得要命。」

  披集點點頭表示理解,記好了勇利的病房位置和號碼以後便和維克多道別,並且順利地在醫護人員的帶領下來到那間有點太高級的單人病房。

  維克多真的很努力要讓勇利的心情開朗一點。

  披集一進門後就看到那些色彩斑斕的三角形小旗子懸掛在勇利的頭頂,窗簾不是一般死白的顏色,而是換上了和勇利非常襯的那種淡淡的海藍色,而勇利身上穿的也不是普通統一配發的病人服,而是有著無數隻貴賓狗圖騰的滑稽睡衣。
  然而就算被這些可愛又柔軟的東西包圍著,勇利的表情依舊像是被烏雲壟罩一樣。

  「嗨。」
  勇利虛弱地對他微微一笑,披集發誓他從沒看過勇利這樣勉強的笑容,比他以往場前焦慮症發作時還要糟多了。
  「嘿,夥計。」他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到床邊,從口袋裡掏出他偷渡進來的小寵物並放在勇利的肚子上,「我猜那些護士要是看到了會以為我在傳播鼠疫,所以我偷偷帶進來啦。」
  「你這樣是合法的嗎?」勇利會心一笑,溫柔地用指尖磨蹭倉鼠頭頂的毛。

  這才是我認識的勇利啊。
  披集稍微鬆了一口氣,「這裡的伙食還好嗎?我希望等一下午餐能吃到一些俄羅斯好料喔,還是他們有為你提供專屬的和食?」
  「就跟所有國外的日本餐廳一樣糟,除非他們有個正統的日本人廚師。」
  勇利語重心長地回答,兩人對視一眼之後一起笑了出來。

  「謝謝你來看我,披集。」
  「嘿,我們可是好哥倆,你別想甩開我喔。」
  披集輕輕握住勇利的手,偷偷地在心裡慶幸勇利的體溫沒有像電視或是漫畫裡的病人一樣冰冷。
  「最近的訓練還好嗎?」
  「老樣子,每次好不容易做出不錯的四周跳時Ciao Ciao都忘記幫我錄下來。」
  「因為他很認真在看你的跳躍嘛。」
  勇利苦笑地回想每一次不管披集多麼認真謹慎地提醒義大利籍教練替他用手機或相機錄影,事後沒有一次是成功的。

  他很高興披集願意和他討論滑冰的事情,不像維克多或是雅可夫,甚至連尤里奧都不太願意和他說訓練的事了,他們或許擔心這些花式滑冰的話題會刺激到一個因傷被迫退役的選手,但這反而讓勇利覺得自己與他們的距離越來越遠,就好像他不是選手後就失去了某些資格。
  某些和他們親近的資格。
  站在他們身邊的資格。

  「他們可能不太知道該怎麼做才會讓你舒服一點。」
  聽完勇利的煩惱後,披集安撫地輕拍他的肩膀。
  「我是說,他們不像我一樣和你一起住五年又是你的超級好朋友嘛,而且又都是滑冰史上數一數二恐怖又自我的俄羅斯人,我能理解的。」
  他努力地用有趣的說法來讓勇利笑出來,不過這次並沒有起甚麼效用,所以他咳了一聲並拿出認真的態度。
  「維克多的教練,我們都見過好幾次了他總是板著一張臉不是嗎?而且他也當過你的臨時教練,他看來就是不太會表達自己情感的人。尤里.普利謝茨基的話還是青少年對吧?而且他一直以來的風格也都是比較...嗯...尖銳一點?我知道他是個好孩子,聽你的描述他的確就只是個比較兇狠一點的小孩,不過他也對這些事情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吧?他也才幾歲呢,也許他先問過雅可夫和維克多的意見了所以才表現得和他們一樣。」

  勇利沒有多說甚麼,但還是點頭回應了。
  「而維克多嘛...他可能也很措手不及吧。」披集回想起在車上時看到的黑眼圈,「但是他很關心你,對吧?」

  勇利的肩膀微微一顫,他抬起頭,失神地看像腿上的石膏,就在披集有點慌張地想詢問自己是不是說錯甚麼時,勇利忽然朝他露出了一個虛弱的笑容。
  「那個,午餐時間快到,醫院樓下有餐飲部,我今天不想吃他們的病人餐,你可以、呃、替我買一份上來嗎?我會替你照顧你的寶貝的。」

  「當然。」
  站起身,披集在離開前又給了勇利一個大抱抱。
  「無論如何,我都站在你這,好嗎?我們是家人。」
  勇利回抱了他的手臂,披集感覺他靠在自己肩膀的頭顱微微顫抖,那幾聲悶哼的泣音是多麼地令人心碎。
  「披集──」
  他顫抖著開口。
        「我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我要回長谷津。」
        「噢,勇利,嘿沒事的。」披集規律地輕拍他的背,並因那瘦下來後異常明顯的脊線而鼻酸,「維克多和我說了,等你能出院以後就會帶你回日本。」
        「不!」
        勇利大吼,抓住披集的肩膀將他推開一點距離,懇求而絕望地瞪著他。
        「維克多要留在這裡,他得留在這裡準備歐錦賽!」
        「但是,勇利——」
        「不!」
        勇利拒絕溝通,只是不斷地重複他得回家但維克多必須留下,他近乎歇斯底里,渾身顫抖個不停,披集的倉鼠嚇得鑽回他的口袋,而披集雖然驚慌卻也立刻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緊抱著勇利直到他因為哭累了而慢慢安靜下來。

        「披集…噢我好抱歉……就因為我只會帶來麻煩,我根本只是個累贅……我想回家…」
        「噓——噓——沒關係,你不是麻煩,你只是受傷了,很不舒服,你很快就能回家了。」
        「披集…我需要你幫幫我……」
        「什麼都可以,說吧。」

        「幫我…聯絡我姐姐,讓她來俄羅斯。」

✂✂✂✂✂✂✂✂✂✂✂

我應該

會用四個章節解決這篇

嗯(????

希望我不要拖下去wwwww
剛編輯又增加一小段結尾

勇利無法自己聯絡他的家人因為他現在太脆弱,對自己的自卑和精神狀況都無法讓他冷靜地聯繫他的親人,因為他一方面很努力地想要振作起來,想要面對自己無法再作為選手的事實,同時卻又矛盾的想逃離一切,面對披集時也因為最後披集說了他們是家人,他們是一個「家」,提醒勇利能放下一切相信他而崩潰,讓勇利害怕的那一面也展露出來,他害怕讓維克多知道他不想待在維克多親愛的祖國了,即使維克多本人不介意,勇利的心思也無法那樣思考了,最後讓披集來聯繫真利除了是想隱瞞維克多以外也是希望有個熟人能引領鮮少出國的姐姐的安全,如果讓勇利自己來打電話,他可能會想起當初離家前的自己和維克多以及家人的支持而隱忍著繼續待著。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