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聖彼得堡的冬天尚未結束01

✂動畫12集後發生的事
✂有玻璃渣



  自GPF結束後維克多宣佈了要回歸競技,同時兼任勝生勇利的教練,而勝生勇利也隨後將更著教練轉移訓練基地到聖彼得堡去,雖然外界對此質疑的聲浪並沒有停歇,但選手間友好的支持與互動或多或少地帶動底下的粉絲,讓這對師徒並沒有受到太多抗議或是騷擾的消息。

  此時剛來到維克多於聖彼得堡公寓的勇利感到內心有些激動,他駐足於玄關,看著曾在雜誌上介紹過的冰上帝王的住所,久違地作為粉絲的緊張感從腳尖竄上,麻麻癢癢地撓著他的心窩。


  「從今天起,這裡也是勇利的家喔。」
  笑著這樣說的維克多,將勇利一把拉了進來,並給予了一個「歡迎回家」的擁抱。


  幸福大概就是如此吧。
  臉頰靠在那個高大男人肩上的勇利,放鬆地輕吐一口氣,不自覺地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下一秒。
  劇烈的疼痛襲擊他的全身,身體感覺很冷,流失的血液帶走熱度,雙腿的痛更是讓人有種骨頭全被打碎後嵌進肌肉裡的錯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扯破喉嚨慘叫,血流進了眼睛哩,模糊的視線也因此染上一圈腥紅,醫護人員簇擁著病床推過一道道長長的走廊,亮晃晃的日光燈在正上方一下下地閃過,竟讓他想起金色的冰刃滑過銀盤時留下的痕跡。


  「傷患恢復意識了!給我鎮靜劑!」
  「勝生先生請你冷靜!傷口會裂開地所以別動!」
  「家屬呢?快點通知尼基福羅夫先生!」
  「他過來了!」


  「勇利!」

  

  擠過那群穿著同樣顏色制服的人,銀髮的男子慌張地緊挨在他身旁,雙手握緊他沾滿血汙的掌心。


  「勇利!勇利!求求你,不要離開我的身邊!」


  那個男人雙眼哭得紅腫,沙啞的聲音懇求著他。


  「接下來要進手術室了,尼基福羅夫先生請您待在外頭!」
  「我是他的未婚夫!讓我進去!」
  「請遵守規矩!讓我們身為醫生做我們該做的事!」
  「他是我的摯愛!我怎麼能甚麼都不做地待在外頭等!」
  「那麼就祈禱吧!祈禱他的手術順利!現在,請恕我們去救人!」


  那個人被壓制在門外,勇利看見他向自己伸直了手臂,比身體的傷口還要深沉的劇痛自胸口湧出,淹沒了他。

  「維克、多......!」

  半凝固的血液掛在那條沾了些髒污的手臂上,他努力抬起手,就快要碰觸到那個人的指尖──




  「碰!
  手術房的大門在他們倆之間重重關上。



✂✂✂✂✂✂✂✂✂
親友的點文

說真的我一開始沒打算寫長篇的啊(跪下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