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冰上猛虎生病的日子】

✂別名,尤里受難記

✂維勇設定有


  尤里一直都覺得他是個身強體壯,不會輕易被那些笨細菌給弄上甚麼蠢病的人,作為運動選手一直注意飲食與鍛鍊的日常生活也確實讓他輕鬆地在那幾次國內外流行感冒來襲時躲過一劫。


  然而他萬萬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竟會因為普通的小感冒而抱病在床。


  「笨枕頭,笨頭痛藥,笨雞湯,笨感冒。」
  咒罵著混亂的腦袋所能勉強想到的幾個詞,除了睡覺以外他從沒感覺自己的腦子能如此空白,這讓他覺得自己好呆,簡直跟維克多一樣呆。
  「嘿,我聽到你在罵我喔。」
  糟糕,笨病毒讓他不小心把心裡所想的話說出來了,雖然尤里一點也不在乎。

  「或許你該停止抱怨了,你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經歷變聲期。」
  那個呆子維克多遞來馬克杯,這簡直糟透了,尤里剛才向他要的是可樂、橘子汽水,而不是一杯又溫又沒味道的笨開水。


  他真的應該打電話讓雅可夫把這傢伙帶回去,事實上他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照顧,尤里已經十六歲了,能夠自己照顧自己,要不是因為爺爺前幾天閃到腰,現在待在尤里公寓裡的就不會是維克多.只是來打混.尼基福羅夫,而是他親愛的爺爺。


  「你想要來點喉糖嗎?勇利說這會生痰,但是、嘛,會讓你心情好一點。」
  維克多從桌上那一袋他從藥局和超市搔刮來的雜物堆裡翻出一盒檸檬味喉糖,打開了紙盒先往自己嘴裡扔進一顆,接著才將掌心伸向尤里,雖然臉上的表情還是很不太甘願,但尤里還是接過了糖。


  「那頭豬甚麼時候回來?」
  「一個禮拜以後,小貓想他了嗎?我會替你轉告勇利的。」
  「我只是希望他快點來把你帶走,我寧可病死也不想讓你照顧。」
  「這個嘛。」維克多聳聳肩,拇指飛快地在手機螢幕上敲敲打打,看來確實是在給還在海另一端處理商演的某隻豬發簡訊,「要是我不來照顧你的話,你就剩下米拉和格奧爾基可選了。」
  要尤里來說的話,這三個人一樣地糟,這相當於給尤里三種不同死法,被煩死,被玩死,被吵死,不管怎樣尤里這隻使不上力的病虎都得去見閻王,所以可以的話他寧可自己一個人靜靜地在他的公寓裡被病毒折騰到最後,至少他還能安詳的走。


  「快滾回你的養老院吧,我能照顧自己。」
  話才剛說完尤里就咳了幾聲,蒼白的臉皺成一團,尤里感覺他的喉嚨大概已經出血了,不然怎麼會那麼的痛?他的貓豎起耳朵往這個方向抖動幾下,尤里很想去抱抱牠,但是他不能讓波洽跟著感冒,雖然他不知道人的病毒會不會傳染給貓,但預防總是最好的。
  「你在發燒,而且連一輛單車都扶不起來,乖乖讓大人來照顧你吧。」
  撩起金髮,維克多將退熱貼一掌拍在尤里的額頭上。今天早上尤里本來想自己騎單車去醫院看診,偏偏愚蠢的低燒讓他連走路都搖搖晃晃的,跨上單車時還差點因為扶不起把手而跌倒,最後還是雅可夫兇狠地下令讓維克多開車載他去醫院,作為回禮尤里在維克多的車裡擤了好幾次鼻涕,八成在後座留下不少細菌。


  「喔嘿,勇利打來了視訊電話!嘿親愛的,商演還好嗎?」
  尤里猜想勇利說話的聲音大概太小了,因為維克多幾乎要把他那張笨臉給貼上螢幕,但也有可能是他就想那麼做,他就是想越過螢幕將臉貼在另個智障的臉上,若是平時的話尤里絕對能想出一萬個句子取笑維克多看起來有多像寵物店裡那些關在玻璃窗後太過精力充沛的小狗,但模糊的腦袋和隱隱作痛的喉嚨讓他決定放過那傢伙一馬。


  「你想和尤里奧說說話嗎?當然!我照顧得很好,你完全不用擔心!對,沒錯,我已經把他冰箱裡的飲料都藏起來了,在病好前他除了開水以外沒有別的選擇。」
  「喔,去你的...」
  「來吧,尤里奧,勇利在這。」


  維克多將旁邊幾個抱枕塞到尤里的背後,盡可能地替他調整個看來蠻舒服的姿勢後把手機遞給他,在鏡頭另一邊的勇利看起來大概已經回到飯店裡了,他的脖子上掛著一條毛巾,髮尾還滴著水。
  「嗨,尤里奧。」勇利的聲音聽起來溫和又有些小心翼翼,他的眉尾下垂,露出了安慰的淺笑,「你感覺還好嗎?我很抱歉你染上感冒。」

  「你的智障男友要把我弄死了」尤里抱怨道:「他非法闖入我家,強迫我躺在床上不能動,還給波洽味太多的飼料,他剛剛還買了一點味道都沒有的雞湯要我喝下!」
  「我說過了尤里奧,你在感冒,味覺變遲鈍了,不然那家餐廳的雞湯挺好喝的,我不是和你一起喝了嗎?」
  維克多突然插話進來,因為他就是個沒禮貌的臭老頭。
  「聽起來維克多有好好照顧你,那我就放心了。」
  不,他才沒有!
  尤里在心裡抗議著,他快要被那個禿頭老男人給弄死了!為甚麼這個笨蛋就是聽不懂?
  「隨便啦。」尤里放棄了溝通,反正不管他怎麼講,那對智障情侶就是不會變得聰明一點,「等你到俄羅斯來,立刻把他帶回去就對了。」


  「對!而且你應該跟我們一起回去,這樣我們就能更完善的照顧你!」
勇利的眼睛因為突如其來的好點子而閃閃發亮,頂著這張喜悅的臉說出的話對尤里來說卻堪比死刑。


  「你想都別想。

  尤里惡狠狠地瞪像螢幕另一邊的人,他刻意壓低聲音來表達自己的憤怒,至少讓那頭豬有點大難臨頭的危機意識也好,可是愚蠢的病毒讓他鼻塞了,聲音也變得沙啞虛弱,帶著鼻音聽起來一點威嚴也沒有。
  「我才不要讓一對噁心的白癡把我折磨到死。去馬路上給車輾過都比在你們家待著要好。」

  「噢,尤里奧。」勇利的頭歪向一邊,臉上的笑容慈愛得像是看到自家孩子剛上小學第一天一樣,讓尤里嘔吐的慾望直線上升,「你不用那麼客氣,就讓我們來照顧你吧,你還是個孩子,撒嬌也是沒關係的喔。」
  「去你的,說真的,去你的。」
  尤里想用更多髒話回敬那頭笨豬,但是他太累了,剛下肚的退燒藥讓他昏昏欲睡,就連抬起眼皮都令人感到費力。


  「我不要去你們家。」他又嚴肅地重複了一次,說完就把手機扔還給待在旁邊笑個不停的維克多,他應該記著這張笑臉,然後在下一次醒來時好好地揍爛那傢伙的大鼻子。

  「我的鼻子一點也不大,它性感得要命好嗎?」
  糟糕,看來他又不小心把內心話說出來了。
  「好啦勇利,尤里奧看起來睏了,讓我替他蓋好被子之後回撥給你好嗎?嗯,我愛你,寶貝。」
  噁心。尤里的眼皮還是闔上了,他感覺一雙冰冷的雙手將他背後那堆抱枕推到一邊圍繞著他,厚重的棉被蓋得實在太高了,壓在他發疼的喉嚨又暖又重,一個更溫暖的重量忽然跳到他的小腿上,尤里猜那是波洽,因為如果是維克多的話他的腿早就被坐斷了。

  「好好睡吧,等勇利回來以後或許他會做炸豬排蓋飯做你感冒痊癒的獎勵喔。」
  我才不需要那隻豬給我甚麼獎利。尤里心想,他的意識開始往下墜落,到一個更深沉更黑的地方,好的那種。
  但是炸豬排蓋飯可以留下。


  不到一分鐘尤里就睡著了,虛弱的冰上猛虎圈縮在暖呼呼的棉被裡,他的貓,他愚蠢的師兄,還有電話另一端模糊的溫和笑聲,讓尤里覺得或許一切並不如想像地糟。  



✂✂✂✂✂✂✂✂✂✂

差不多可以習慣我遇到甚麼爛事就會寫一樣的內容讓尤里跟我一起受罪

不同的是我沒有炸豬排蓋飯跟沒味道的雞湯和喉糖

我只有吃起來一點味道也沒有的稀飯(加了一大把胡椒鹽和鹽巴)

而笨細菌也讓我一直發低燒

好想吃炸豬排蓋飯阿──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