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焦慮纏身的我,從勝生勇利身上獲得的東西

純抒發而已,我沒甚麼打算說自己和勇利是一樣的,但這些包含了我如此喜歡勝生勇利的原因。

第一次從勝生勇利這個角色產生共鳴的地方,是他說因為不想被看到自己弱小的地方而拒絕他人靠近他的內心;第二次,是他在中國大賽自由滑上場前焦慮發作而陷入恐慌時。

焦慮和恐慌一直伴隨我,對於接觸未知的地方、未知的環境、未知的人,如果沒有熟人的陪伴便會焦慮不已,而其中最可怕的便是所謂一個人親自公開上臺發表,對我而言沒甚麼比在所有人面前展現自己的全部、努力的成果要更可怕了,無論如何在心中告訴自己「那些練習不會背叛我」、「我已經盡我所能做到所有的事」、「別想太多了專心在現在」,腦子都像是發出耳鳴一樣,手會顫抖,坐立難安,想要逃跑的念頭反覆播放,就連學校裡的期中、期末個人上臺報告都足以令我難受的想逃跑。

最嚴重的一次是cosplay的舞蹈表演,那是個比賽,而我的搭檔臨時因為身體不適離開,我變得只能一個人上臺,上臺前十分鐘我和朋友在舞臺旁準備,我恐慌極了,要不是她強硬地警告我不准臨陣脫逃我早就跑離準備區,我在那十分鐘重複對她說我真的很害怕我想閃人,就算我跑了大不了棄權而已,而她知道我為此練習多久因此是認真地硬拉著我留下,當我名字被主持人唸出來時我的眼眶已經都是淚了。
該我上場了。
我被朋友輕輕推一把,她保證會在台下我看得到的地方陪著我,我在心裡暗自催眠跟提醒自己,該進入角色了,把表情收好,該上臺表演了。最後我拿了第五名,不怎樣的名次,也比我預期會遭到所有人唾棄要好了,反正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厲害的人,心理素質,事後看影片也發現台上的自己表情太過僵硬,沒得到多高的票數也是理所當然,還能被陌生人稱讚也該偷笑了。

無論上臺幾次表演幾次練習幾次,這種焦慮從來沒有減輕過,以前失敗丟臉的經驗也時常糾纏我,在腦子裡不斷提醒自己那些慘痛在所有人面前丟臉的經驗,並沒有什麼「多來幾次,有經驗了就習慣了」這種事,這從沒發生在我身上。

會失敗的。
辦不到的。
會出意外的。
和別人相比我差遠了。
只能做這樣的我根本遠遠不夠。
自卑也會一同前來壓在我肩上,猶豫和失去信心會讓我的聲音顫抖、動作僵硬。

唯一改變的是如果有個人,只有一個人也好,陪伴我一同站在台上的話一切就瞬間變得輕鬆多了,我能只專注在那個人身上,能忽略台下擠壓上來的壓迫感和視線,我能腦子裡只思考那個人的事情或者只專心著配合彼此而腦子停止思考那些多餘的事,那種時候的感覺很好,我能真的享受在這場表演裡頭。

很可惜的是我沒能像勇利一樣有辦法看著教練在場外,自己一個上冰場接受所有人的注視,要是我的話大概會吐在場上吧w勝生勇利的壓力更大,他也更強壯,相較之下微不足道的我脆弱得隨時被恐慌支配,這種感覺糟透來到,不停被人提醒「這沒甚麼」、「你平時做得很好啊」、「上去就對了,平常心啊」的感覺更是令我更厭惡自己,我又何嘗不想從這些焦慮和自卑底下脫身?

一但思考就會焦慮,一但焦慮就會增加失敗的可能,就算知道這些,也難以靠自己的力量掃去那些不必要的煩人噪音。

表現出不安的勇利,讓我有了共鳴,而他有維克多在一旁指引也讓我感到有些羨慕。

至於害怕被發現自己弱小的部分,其實會在lofter抒發這些事情而不是對熟人或我平常主要活動的社群便是這個原因,無論親人、朋友,我都不想給他們看到這麼軟弱的我說些好像很渺小脆弱的事情,這使我覺得自己很丟臉,也很怕對我的煩惱被視為芝麻綠豆大一樣微不足道,我不想被看到自己動搖的摸樣,害怕什麼的…讓我覺得自己很微小,很脆弱,好像經不起一點事就會碎,就算是事實也不想被知道。

所以看到勇利封閉自己的摸樣,也覺得自己就是關在房間裡不出來一樣,不想被人太靠近,就選擇主動疏遠。

曾經聽友人說,有些人討厭勝生勇利,是因為在他身上看到自己懦弱的樣子,但我因為一樣脆弱,因為更微不足道的理由而脆弱,因此喜歡他,也因為他想提醒自己還是有辦法變得堅強,有辦法做得到些什麼,雖然一定是比起來更小、更難以察覺的改變,但是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試著去做些改變,往前踏一小步,或許我也能有所不同並獲得些什麼也不一定。

從勝生勇利身上獲得的感觸,雖然很小,但確實已經讓我鼓起勇氣試著去踏出往前的路。@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