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愛情的甜蜜會讓你丟包一個青少年

✂這是昨天晚上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我就是要讓尤里奧經歷跟我一樣的痛苦
✂設定上是他們到莫斯科去做勇利商演的準備(維克多和尤里其實只是陪他去,因為尤里熟莫斯科而維克多畢竟是教練身分),本來尤里奧跟維克多還有勇利應該上同一班機的,但勇利不小心訂錯票讓尤里只能搭第二天的飛機,因為去更換實在很麻煩所以尤里也就認命,整理東西的時候因為亂扔又手忙腳亂地所以不小心把錢包落在維克多那,而原來可以載尤里的爺爺也因為私事沒辦法前來載他,於是維克多先自告奮勇說能租輛車開去機場接尤里。


OK?


START↓


  「你們在哪裡?肥豬。」
  尤里拉下他的黑色布口罩,讓自己表達不耐煩的聲音能清楚地傳達到手機的另一端,而接過電話的勇利則聽起來很慌張,雖然他講話的方式本來就時常聽起來像是嚇壞了而吱吱叫的小豬。
  「尤里奧!你、你到機場了?我們現在就過去。」
  「蛤?現在?你們早該在我的班機停在地面上的時候就來接我!」暴躁的青少年絲毫不管周圍人異樣的眼光,死瞪著手機咆哮起來,「那個禿子是幹啥去了!?」

  「那個…今天早上商演的主辦忽然聯絡我,好像是有什麼突發狀況所以日期要更改,他們替我準備的表演服也有問題,要我親自去一趟。」
  「所以?我只需要一個開車的人,你沒來老子也沒差。」
  「關於這個部分,開車的那個人說…說我不一起去機場,他就不去載你了。」

  「什麼!?」
  如果可以,尤里打算用他的硬質厚底鞋狠狠踹爛維克多的腰,並且一腳踩在他漂亮高挺的鼻梁上,最好是扭斷它,接著再踢幾下他的屁股,尤里會在那個時候一邊細數十誡裡維克多犯了哪些錯,一邊嘲笑他最好別小看正值充滿成長期爆發力的俄羅斯猛虎。


  但是他辦不到,因為那個該死的中年禿臭老頭不肯出門到機場來載他。


  「你叫那個負責開車的人不要那麼任性行不行!」
  「沒辦法耶。」
  尤里猜想勇利的手機大概是被拿走了,所以他才會聽到那麼惹人厭又讓他想吐的聲音。
  「因為我太愛他,沒辦法和他分開!」

  「尼基福羅夫。」尤里努力沉下胸口那股氣,「你他媽的給我過來,是你答應要來載我的。」

  「勇利不去我就不去。我明天再去載你行嗎?」
  「什麼?當然不行!你瘋了嗎!?你不能讓我在機場睡一天!該死我的錢包在你那!」

  「尤里奧!」勇利將他的手機搶回來,維克多和馬卡欽一定是在在一旁鬧哄哄地干擾著,所以他不得不提高音量幾乎用吼的來講話,「我十分鐘後打給你!等我!」
  「你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
  話還沒說完,尤裡聽到的就只剩下通話被掛斷的嘟嘟聲。很好,這下可好了,他被兩個成年人丟包在機場,身上沒有半毛錢,就只有他放在行李箱的衣服和滑冰鞋以及一些日常用品,沒有半個是能拿來填飽肚子。他大概會死在這裡了。

  十五分鐘後,當尤里手機螢幕上的BOSS快要被他刷到殘血時一通來電打斷了這場遊戲。
  「該死的。」他接起電話,壓低了聲音希望能把這份不快傳遞過去,「所以?你們準備好動一動你們的大屁股出門了嗎?」
  「我們出門了,二十分鐘後到機場門口。」
  「你們?所以你──」
  「我的事情挪到明天,都多虧負責開車的那個人。」
  勝生勇利的聲音冷淡得很,相較之下從背景聲音那倒傳來了甜膩而欠揍的笑聲。
  「謝謝你,親愛的。」


  維克多,尼基福羅夫。

  一個身體部位不黏在勝生勇利身上24小時就會死的該死的臭老頭。



✂✂✂✂✂✂✂✂✂✂

最後我媽就是那個把行程挪到隔天的人

恭喜我沒被丟包

安全地被他們載回家了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