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YOI/維勇】Hot Coffee 02

  「維洽!給我離開勝生旁邊!」
  年邁的老教練站在場邊,氣急敗壞的怒吼在冰場上早就不是甚麼稀奇的事情,尤其在維克多.尼基福羅夫把他的日本學生帶來俄羅斯冰場後更是變得頻繁。在勇利好不容易將黏著他不放的維克多趕走後(順帶做了三次保證要是他想休息了隨時都會和維克多通報一聲)原本待在冰場另一頭的米拉和尤里慢悠悠地晃了過來。

  「所以,今天你又做了甚麼?」

  尤里隨手拿起放在護欄上的保溫瓶,雙腳交叉地用嫌棄地眼神瞪向日本人,站在另一邊的米拉眼裡也是寫滿了期待,那女孩總是樂此不疲地把他們倆的事情當作每日枯燥訓練下的點心嚼食。

  「為甚麼都先一口咬定是我啊......早上起床的時候,我沒和他說...說我愛他。就這樣而已!就這樣!」

  「噁!」尤里幾乎是一秒做出反應,作嘔地吐出舌頭來,就好像他看到他家的貓又咬來一隻死老鼠,「就因為這樣那個老頭就一路抱著你到冰場來?你們要不要乾脆穿連體嬰毛衣算了。」

  「噢,別這樣說嘛尤里。你們真的是好笨又好可愛!尤其是維克多,遇見你之後的他比以前要呆得多了!」
  「總覺得很抱歉啊......」
  「不不,那是好事!這樣子有趣多了!」

  「米拉......」

  將俄羅斯作為主場已經有兩個月的時間,雖然社交一直不是非常擅長,但勇利至少和米拉還有波波維奇也算是混熟,和幾位比較熱絡的選手也能和平相處,雖說來冰場的人有多數都還是用好奇的眼光盯著他不放,但至少已經沒有最初那麼難受了。

  「該說不愧是西方人嗎...」
  嘆口氣,雖說早些年就已經到底特律接受西方國家的薰陶,但日本人含蓄的個性早就深入骨子裡,現在的勇利在外頭看到陌生情侶摟摟抱抱地在街上親吻都還會下意識不好意思地移開視線,而且現在給予他這種視覺衝擊的有九成都是波波維奇和他新交的女朋友。

  「我沒去日本所以也不清楚,不過日本人都很害羞吧?還是那個叫甚麼來著的......悶騷?」
  「不對不對!我、我才不是那樣!不過在日本確實不太會這樣做啦,牽手或者勾手當然還是有,但是親吻的話還是會有點太引人注目...」
  「噁心死了,不管是哪個都不要讓我看到啊,肥豬!」尤里瞄準勇利小腿後方踹了下去,害得他差點一屁股坐倒在冰上,「這裡有未成年人耶!拜託你們去我看不見的地方開房間好嗎!」
  「尤里.普利謝茨基!不准說不文雅的話!」

  莉莉雅的聲音伴隨兩聲宏亮的掌聲,拍兩下手是要求所有人進入準備狀態的暗號,發覺芭蕾練習時間已經到了的尤里手忙腳亂地離開冰面,在這期間他的嘴一直小小地張開又咬住下唇,米拉和勇利都知道這是他在將差點出口的髒話給吞回去,免得又是一陣挨罵。
  「注意了,勝生勇利。」莉莉雅雙手環胸,修長的腿優雅地一前一後站著,「兩個小時過後輪到你,別讓我後悔接受美奈子的推薦。」
  「是!」
  勇利從這周開始和尤里一樣得接受芭蕾的訓練,不過他和尤里不同的是他在小的時候是先學芭蕾才接觸滑冰的,且在長谷津的時間也一直都有定時到美奈子老師那兒練習,所以他的課程大概會被安排得比較難一些,但和美奈子不同的舞蹈風格能夠幫助他,且他的老師似乎以前也接受過莉莉雅的指導。
  無論結果如何這都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勇利很認真地不想搞砸它。

  「嗚哇,等我老了絕對不想變成和他一樣的女人。」米拉等到莉莉雅走得夠遠夠不會聽到她的聲音時,才調皮地吐出這句。
  「莉莉雅女士很嚴格呢。」勇利苦笑著,對他而言嚴格是好事,比起周圍的人都要他放輕鬆,長時間不斷地訓練反而能讓他轉移對新環境不適應的緊張感。

  反過來維克多這邊可就不那麼認為了。

  「勇利會死的。」
  他長長吁了一口氣,在雅可夫的監視下完成一串接續步。
  「據我所知,沒有人會因為每天多兩小時的芭蕾訓練而死,至少在運動選手裡沒有。現在,專心,維洽。」
  雅可夫的手指規律地敲著護欄,自從勝生勇利出現後維克多擺脫了去年靈感幾乎乾涸的窘境,但也讓這名令人頭痛的學生更容易分心,至少那個日本人個性明顯地筆在場所有選手都要來得勤奮認真(也更有禮貌),即使維克多不喜歡,勝生勇利還是會哄著要他乖乖過來做他本來就應該做好的訓練。

  「再說,是你說他的體力好到驚人。」
  「噢,雅可夫,他是外國人!來到陌生的國家他還得克服水土不服跟時差,你們怎麼忍心這樣虐待他呢?」
  「從你的社群網站和小尤里所說的,他現在可沒有那些問題。現在,專心在你的訓練上,你的點冰不夠乾淨。至少在休息時間前別在想著勝生。」

  「雅可夫,我親愛的雅可夫。」
  維克多面對他,露出一個像是青少年一樣紅通通又有點調皮的笑臉。
  「我沒有一刻不想著他的。」


  回到家後勇利和維克多都累壞了,維克多除了作為勇利的教練以外也得在花一倍的時間在自己的訓練上,勇利則是接受了莉莉雅嚴格的舞蹈練習,緊湊的時間安排讓他們原先想要在家裡自己煮頓飯的念頭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維克多喊了他慣吃的外食作為兩人今天的晚餐。

  「今天的訓練還好嗎?莉莉雅有沒有為了確保尤里奧獲勝而故意刁難你?」
  維克多將香氣四溢的食物一一擺到桌上,拿著杯子的勇利舉高雙手,努力防止興奮的馬卡欽因為不停往他身上跳而打翻飲料。
  「你想太多了,莉莉雅女士不是那種人。」

  「有甚麼辦法呢,你在跳芭蕾時我又看不到,要是你受傷了我就沒辦法第一時間來到你身旁。」
  替馬卡欽張羅好他的晚餐,洗過手的維克多坐到沙發上和勇利一起享用美味的餐點,他一邊抱怨著一邊將食物塞在一邊的臉頰,圓鼓鼓的模樣就像是倉鼠,勇利差點沒辦法忍住拿手機拍下來的慾望。
  「我要是受傷了尤里奧一定第一個喊你過來,況且我也不是新手啊!你應該記得在花滑之前我差點要當芭蕾舞者吧?」
  舞者這部分是有一次美奈子喝醉酒不小心告訴維克多的,自那之後維克多便不時騷擾勇利要他跳天鵝湖給他看。
  「我還是會擔心。」
  維克多垂下眉,臉上寫著擔憂但還是好好地把手上的食物全吃個精光。
  「尤里說的對。」咬住湯匙的前端,勇利接受維克多悄悄滑到他腰上的手臂,「你真是太寵我了。我是個二十四歲的成年男子,而不是個小男孩。」

  「但你永遠小我四歲,對我而言你永遠是我的男孩。」
  他稍微收緊手臂,讓勇利整個側身都貼在他的懷裡。
  「而且我記得上禮拜你才被麵包店的老爺爺說是小朋友,而且他還給你糖果了對吧?」
  「噢閉嘴,維克多。」


TBC.


✂✂✂✂✂✂✂✂✂✂

最喜歡讓勇利叫維克多閉嘴了(#

沒錯這就是我的私心(#

评论(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