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咲

灣家人
更新緩慢又斷續的怠惰者
簡單來說就是「持之以恆」的相反詞

「慢著點!維克多你到底要跑到哪裡去啊?」

在後頭拉著手的勝生勇利笑著,盛夏的熱度讓他的額頭起了一層薄汗,幾縷瀏海便貼在上頭,剩下的則都隨著有海水味的熱風飄起。
「去哪都好!」維克多笑著,他回頭看向他的金牌,他可愛的狗狗,這一切都閃閃發亮著,亮得讓眼睛有點刺痛,卻讓他喜愛得不得了。
「看!有你、我,還有馬卡欽,我們要去哪都不成問題!」
聽到他那樣說,勇利咯咯地笑了出來,紅茶色的眼睛瞇起,肩膀隨著笑聲微微顫動。
「但你昨天才死纏著求我晚餐做炸豬排飯,你不想回家吃嗎?」
「噢。」維克多誇張地抬起頭,伸出的手劃了個圈後用手背遮住眼睛,「那麼看來我們只能放棄鐵軌旅程的計畫,改天再執行了。」
「你不會是真的想這樣一路沿著鐵軌跑道盡頭吧?」
勇利掙開被未婚夫緊握的手,張開雙臂一把環住俄羅斯人比他要更精壯的腰,跑在後頭的馬卡欽來不及剎車,一頭撞上了勇利的屁股後快樂地在他們身邊吠叫,不停用鼻子輪流頂他們倆的大腿。
我愛這個人。維克多看著眼前的人,撥開他的瀏海,在額頭印上一個帶點鹹味、淡淡的吻。天殺的我愛死這個人了。
就算身上半毛錢也沒帶,手機還留在餐桌上,冰鞋和獎牌也都整齊地放在展示間。
可維克多卻覺得此刻的他已經有了全世界。

评论(4)

热度(76)